文苑擷英

付增戰 散文——《青綠江山》

作者: 付增戰     時間: 2022-04-08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青綠江山


一位天才少年,留下一幅山水巨作,然后如流星一般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今天的我們,面對1191.5厘米長卷,被撲面而來的滿幅濃烈色彩所震撼。它改變了我們對中國傳統山水畫的認知,不再素雅簡淡,不再抱樸守拙,而是充滿了一種熱烈而明快的靈秀與朝氣。畫作的功力之老辣,不禁讓人懷疑它是出自一位少年之手,它幾乎用一種綠色就吸引了人的眼球,抓住了山水的本質。細細品味之下,我們只能確信它是應該出自少年之手,因為只有少年,才會充滿對美好世界的向往,才會有那般撲面而來的蓬勃生氣。

畫的名字叫做《千里江山圖》,少年的名字叫做王希孟,他創作這幅傳世名作的年紀只有虛歲十八歲。

王希孟的一生事跡異常簡略。這一方面因為他只是一名普通宮廷畫師,并無高官顯爵,在藝術家等同于匠人的年代,史書不會對他留下濃墨重彩的詳細記錄;另一方面因為他的人生過于短暫,在二十三歲的年紀就撒手塵寰,杳如黃鶴。

關于王希孟的生平事跡主要來源于蔡京,那個北宋末年著名的奸臣和書法家。冥冥之中,蔡京在《千里江山圖》上留下一段題跋,成為我們了解王希孟生平的最重要資料。

政和三年閏四月八日賜。希孟年十八歲,昔在畫學為生徒,召入禁中文書庫,數以畫獻,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誨諭之,親授其法。不逾半歲,乃以此圖進。上嘉之,因以賜臣京,謂天下事在作之而已。

根據蔡京的這一段記載,我們大概推算出王希孟生于宋哲宗紹圣三年(公元1096年),能夠得知他曾經在宋徽宗創設的翰林院圖書局下屬畫學當過學生,曾經幼年習畫,但技藝并不出眾,沒有得到宋徽宗的充分認可。能夠得知宋徽宗趙佶認為王希孟屬于可塑之才,曾經親自教授過他畫法,因此少年短期內技藝得到大幅提升,不到半年時間畫成《千里江山圖》并進獻給皇帝趙佶,交出自己的學習成績。我們也知道皇帝趙佶對于這幅傳世之作也許只是打了一個及格的分數,評價并不是最高,因為皇帝雖然嘉之,但轉手就送給了寵臣蔡京,并沒有送入府庫收藏。

我猜宋徽宗對《千里江山圖》評價不高的原因,一是這位做皇帝極端差勁,搞藝術卻在書法繪畫等諸多方面都稱得上宗師級人物的趙佶先生境界太高;二是《千里江山圖》青綠重彩,一反傳統畫法的表現形式讓皇帝一時還難以接受;三是皇帝認為王希孟依然年輕,不能讓他產生驕傲心里,需要殺一殺他的銳氣。

這牽扯到一位藝術家皇帝個人的審美還有那個時代的美學觀念,不光是《千里江山圖》,比它早誕生十二年的另一幅傳世巨作《清明上河圖》仍然沒有得到皇帝陛下的很高評價,皇帝陛下只是簡單地在畫上寫下清明上河圖幾個字之后,就轉手將它送給了擁立自己有功的向太后。

一位藝術家,感覺最好的作品決然不會轉手送人,這是一個簡單而樸素的道理。

我們還是把眼光回到畫上。這幅縱51.5厘米,橫1191.5厘米的《千里江山圖》巨幅長卷絹本手卷,青綠設色,表現的應該是中國南方地區的自然風景。畫面上江水浩蕩,浩渺天際,群山起伏,危峰高聳,充分運用平遠”“高遠”“深遠的構圖結合,展現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全圖繼承隋唐以來青綠畫法,大量使用赭石鋪底,石青石綠,層層疊加,質感凝重,與整幅畫的墨青、墨綠基調渾然一體,鮮艷而不媚俗。全圖刻畫工細,林木村野、舟船橋梁、樓臺殿閣、各種人物形象精細,刻畫入微,竟無一筆懈怠。

不知道王希孟是出生成長在南方還是曾經游歷過南方,竟能將南方地區的自然風光表現的如此真實生動而又生機盎然。他將自己的生命力注入到了畫里,他也許也把自己的形象繪在了畫中,只是我們愚笨,未能細細體察。

《千里江山圖》創作完成后六年,大約宋徽宗重和二年(公元1119年),年僅二十三歲的天才少年王希孟辭別人世。他短暫的一生如煙花般絢爛綻放,又如流星般一劃而過,除了留下那幅入選中國十大名畫的《千里江山圖》外,再無作品傳世。除了畫上那一段短短的題跋之外,也再無事跡流傳。

此時距離北宋亡國還剩八年。宋欽宗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金國鐵騎踏破汴梁城,將徽欽二帝虜往上京會寧府,今天的東北黑龍江,北宋正式宣布滅亡。隨后宋室南渡,偏安江南,也許王希孟早早就預料到了北宋滅亡的結局,所以他用一幅畫作為隱喻。也許王希孟不忍看到北宋滅亡的結局,所以他選擇了生命的逃避。

那幅《千里江山圖》輾轉流傳將近千年,今天收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院。

壬寅虎年央視春節晚會的舞臺上,一群綠衣美女用舞蹈的形式表現《千里江山圖》的意境,舞姿蹁躚,古意盎然。

千里江山更加青春勃發,綠意盎然,一位天才少年也因為一幅畫而流傳千古。

(神渭管運  付增戰

上一篇:王棟 攝影——《遇見春天》 下一篇:張岳青 散文——《我想回家摘桑葚》
日韩制服国产精品一区